我思故我在。——笛卡尔

笛卡尔的哲学命题,法:Je pense, donc je suis. 拉丁:Cogito ergo sum. 德:Ich denke, also bin ich 英:I think, therefore I am. 西:Pienso, luego existo.,直译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谈谈方法》的第四部分提到:“我想,所以我是” 的旧译。

意思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就是我自己思想的存在,因为当我怀疑其他时,我无法同时怀疑我本身的思想”。比较权威的一种解释是:“我无法否认自己的存在,因为当我否认、怀疑时,我就已经存在!”因为我在思考在怀疑的时候,肯定有一个执行“思考”的“思考者”,这个作为主体的“我”是不容怀疑的,这个我并非广延的肉体的“我”,而是思维者的我。所以,否认自己的存在是自相矛盾的。

这个命题是怎么成立的呢?笛卡尔指出:这既不是一个演绎推理也不是归纳的结果,而是一个“直观”的命题。

“我思故我在”可精炼地理解为:当我使用理性来思考的时候,我才真正获得了存在的价值。理性可破除习惯、迷信以及种种所谓的“已成观念”,让真正的思考渗透进自己的人生,那么,我的存在才有真正的意义。

苏非子:我爱,故我在。

薇:一个人如何证明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的价值又提现在何处?笛卡尔的这句话能很好的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本身能被否定,如"缸中之脑",其所见为虚,身体甚至都不存在;但是我们的思想却不可谓不存在,因为只要我们在思考,那么思考本身就一定是客观存在的,即使我们思考地不正确,但是它确确实实地保证我们能依托于思考而存在着。这就是“我思故我在”。而理性地思考,更是能提升我们本身的价值,我认为这句话也升华了思考这个行为,让思考超脱于我们在主观世界上的存在。人类之所以为人而不是芦苇,是因为人类有思想。而我们个人之所以为自己,不只是由于我们在主观上存在,更是我们本身的思想保证了我们个体上的独特性。它是我们区别于其他人的重要指标,理性的思考可破除习惯、迷信以及种种所谓的“已成观念”,让真正的思考渗透进自己的人生,才能够让我们的存在具有真正的意义。

更进一层的理解是,即使我的肉体消亡,但我的价值还能依存于我留下的思想,即使此时我已不存在于世上,但只要我的思想还一直在由其他人延续下去,我就超越了时空而存在着。古往今来的能人贤者之思想留于青史,其之存在也铭记于后人心中。 我会不断地思考,这让我感到我在;我更会理性地思考,这让我存在本身得到升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