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时间有限,不要浪费于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乔布斯

你的时间有限,不要浪费于重复别人的生活。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乔布斯

乔布斯与佛门结缘,始于1972年的一次选择。

这一年,乔布斯他选择去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里德学院读大学,这所私立学校收费昂贵。但他蓝领阶层的养父母实现了对乔布斯生母的承诺——无论如何要让他上大学。

在中学时代,乔布斯他的聪明才智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读梅尔维尔、莎士比亚、狄兰·托马斯,吸食大麻,最重要的是,他结识了另外一个史蒂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沃兹尼亚克,他们都热爱电子学,发明了盗打长途电话的“蓝匣子”,卖给朋友和同学,小赚了一笔。

乔布斯常常跑去伯克利找沃兹,这无疑影响了他后来的选择。伯克利可是嬉皮士的世界。50年代,垮掉一代运动兴起于美国西海岸。金斯堡、凯鲁亚克以诗歌和小说,描写战后社会的疲惫不堪,以及吸毒、东方神秘主义等各种新的体验。那是美国风起云涌的年代,青年人们内心长满了野草,醉心于东方文明。他们游历高山深谷,既参禅悟道,又吸食毒品。他们期望打开感官之门,从中寻觅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答案。那是青年人新的生活方式、新的价值观和新的社会关系。

从里德学院毕业的三位诗人,加里·斯奈德、卢·韦尔奇和菲利普·沃伦皆属“垮掉派”之列。1958年,凯鲁亚克出版《达摩流浪者》,他以加里·斯奈德为原型塑造了《达摩流浪者》里的贾菲。贾菲聚会、爬山,酗酒;他热爱寒山和拾得,崇拜寒山孤独、纯粹和忠于自己的生活,同时又脱不开红尘世俗的牵绊,最后他选择到日本去学佛。对于“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们,禅宗提供了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就像毒品让他们避开现实的尘土一样,寒山和他的世界让他们彻底自由。

像许多前辈一样,乔布斯是从一本书开始接触到这种东方哲学,。一本名为这本名叫《禅者的初心》的书,的书告诉人们,禅修的心,应该始终是一颗初心,必须归复自己无边的初学者的心,不受各种习性的羁绊,只有这样,才能忠于自己,同情众生,并且切实修行。

后来,乔布斯在他风靡全世界的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演讲上,引用多年前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一句话,告诫学子们“stay hungry,stay foolish”,可说正是“初心”的一种明了实用的说法。

这本美妙之书的作者,是来自日本的铃木俊隆禅师。公元520年,达摩东来,成为中国禅宗的初祖,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至六祖慧能,诞生了真正的中国禅。禅僧们把禅修纳入了生活的轨道,饥来吃饭困来眠,以这样的平常心去修行。9世纪时,洞山良价和他的弟子曹山本寂创立曹洞宗,以缜密稳实的禅风接引信徒。

13世纪,道元禅师把曹洞宗从中国带回到日本。差不多七百年后,铃木俊隆又把曹洞宗传到了美国。1959年,55岁的铃木俊隆来到了美国,归期数次更改,最终他决定留在美国。于是,他1961年在旧金山建立了美国第一座禅寺塔撒加拉山僧院以及旧金山禅院。在美国弘法12年后,他在1971年12月4日圆寂。《禅者的初心》由铃木俊隆的美国弟子整理他坐禅时的演讲辑录,从坐禅的姿势,谈到色空观,谈到无,谈到忠于自己的初心。

在里德学院念了6六个月的书,乔布斯决定退学,并索回父母的血汗钱。至于退学的原因,他后来如是说:“我看不出这种生活有什么价值。对于我的人生,我不知道应该用它来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学生活怎么能帮我解答这个问题。于是我决定退学,相信这条路一定走得通。”

那时候,他是对世界无限好奇的年轻人。当然,他着迷的禅宗,鼓励信徒探索自己的新生命,通过修行去了悟自己的本心真性。

多年之后,乔布斯说选择退学在当时很恐怖的一件事,但是现在回首看去,这是他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因为从退学的那一分钟起,他就可以不上无趣的必修课,而且可以去旁听那些真正感兴趣的课程。

他睡在同学宿舍的地板上,收集喝掉了的空可乐瓶,用每个瓶子换回的押金5美分买食物充饥。每个星期天晚上,为了吃一顿好的,他走上7英里的路,穿过波特兰市区去HareKrishna神庙,这家印度教修习场所每周日有灵修活动和免费聚餐。

他听从好奇心的驱使,去上一些课程,比如书法课。10十年后,当他在苹果公司设计第一台Macintosh电脑的时候,那些美妙的书法派上了用场。Macintosh成为第一台拥有漂亮字体的电脑。

“假如我当年没有旁听这门课程,Mac就不会有多种不同字体以及字符按比例间隔的字形。”乔布斯说。在佛教里把这种联系叫做“因果”,现今存在的事物会致生某些结果,而那结果又会导致另外的结果。

他大学时的朋友丹·科特克则认为,乔布斯被收养的经历让他没有安全感,正是这种不安全感驱使他出去闯荡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如果朋友观察到了这一点,乔布斯本人大概知晓,这是他的“业力”——因为留意到这业力的本性,他可以驱使业力朝好的方向前去。

在学校里继续待了一年多以后,1974春天,乔布斯回到了父母身边,加州的洛斯阿尔托斯。他想挣笔钱然后去印度求法。他在一家叫阿塔里的电子公司工作了几个月,赚了7000美元,在这年夏天去了印度。

那是印度最炎热的季节,乔布斯和对宗教有兴趣的同学丹·科特克,“光着脚,穿着破烂衣服”,背包到了印度。他们的目标是去北方邦小城维伦达文,拜见当时最受欢迎的印度教圣徒NeemKaro Baba。可是当他们到达时,方发现Baba已经去世。

于是,两个美国青年开始在印度浪游。“在印度四处流浪,阅读并谈论哲学”。丹·科特克回忆那次旅行朝圣,两人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在印度的那段经历,究竟多大程度上塑造了乔布斯?

我们无从知晓。杰弗里·扬和威廉·西蒙乔布斯传记的作者认为,印度的贫穷让“他以前的所思所想在当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内心的那种欲望仍旧没有得到满足”。(《活着就为改变世界:史蒂夫·乔布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