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只是雅典的公民,我也是世界的公民。——苏格拉底

我不只是雅典的公民,我也是世界的公民。——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的所有传奇故事中,最惹人关注、同时也是流传最广的事情,就是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死”。

希腊思想家柏拉图的对话录,真实记录了苏格拉底之死的前后经过。比如苏格拉底本来有机会逃走,但他最终选择死亡。其中原因究竟有哪些?下面结合柏拉图的对话录作品,简要总结一下这个问题。

第一,苏格拉底被判入狱时,已具有相当大的社会影响力和道德知名度,是雅典文化界的知名人物,不宜选择逃走。

苏格拉底被判入狱时,已70岁高龄,他身边有很多粉丝、学生和朋友;其中包括一些外邦人朋友,如忒拜人裴多、刻比多等。这些人都很崇拜苏格拉底,专门跟随苏格拉底学习哲学。在当时的雅典城市,苏格拉底绝对是一位受许多人喜爱和追捧的文化偶像。

于此同时,雅典城邦中也有很多人反感、痛恨苏格拉底,比如那些曾遭到苏格拉底调查和讽喻的官员、诗人、工匠们。他们仇视苏格拉底揭穿了他们的假聪明,反感苏格拉底到处宣讲,败坏青年人的灵魂。

比如一些雅典青年联名起诉苏格拉底就是一个重要的例证。再如当时有个著名喜剧家阿里斯托芬,专门写了一部喜剧《云》,用以讽刺、嘲笑苏格拉底。

无论从哪方面看,苏格拉底在当时雅典已是大名鼎鼎,属于一位明星大腕级的文化名人,苏格拉底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和兴趣。

苏格拉底对于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当然心知肚明。他在法庭辩护词中说,他也算是社会上有些名气的人了,所以无论做任何事,他都不能感情用事和违背正义,否则将遭到别人的非议、嘲笑。

再加上苏格拉底自视为雅典人的牛虻,一直致力于向雅典民众宣讲正义、美德、真理等价值观,大力呼吁雅典人关注智慧和灵魂。在很多雅典人心目中,苏格拉底是一张醒目靓丽的道德名片,其道德知名度应当非同一般。

苏格拉底对自己的社会和道德处境,始终保持清醒认识,他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

苏格拉底在监牢里对劝他逃走的好友克里同说,如果自己私下逃走,必将引起别人广泛关注,成为人们谈论和嘲笑的话柄。例如人们会嘲笑苏格拉底言行不一,实际行为和所讲道理完全不一样。这种违背正义和不光明正大的错误行为,自己绝对不会去做。

第二,苏格拉底尊重和雅典城邦签订的契约,维护雅典法律尊严,坚持按照道德原则做合乎正义的事。

苏格拉底在那篇著名的法庭辩护词中,已明确阐明自己的处世原则。他说,自己不会与任何人同流合污,包括自己的学生或其他人;他遵从自己的良心,只做合乎正义的事,不会因怕坐牢或处死做违背正义的事。所以,苏格拉底指出,他会始终站在真理、法律和正义一边,绝不含糊或改变。

在执行死刑前一天,克里同去监牢探望他的朋友,极力劝说苏格拉底逃走。苏格拉底从容淡定,以法律为第一人称,向克里同分析了不能逃走的理由。

苏格拉底说,自己作为雅典公民的一员,理应遵循契约精神,不应违背与雅典城邦签订的契约。如果私下逃走,就会伤害自己的国家,不合道德正义。

苏格拉底对于城邦法律更是尊崇有加。他说,一个人和自己的父母是不平等的,他应该尊重和服从自己的父母。如果父母迁怒于自己甚至大骂,他也应该甘愿承受,不能以牙还牙,进行反抗。

他说,雅典法律比父母更为崇高和神圣。因雅典法律赋予了自己生命、教育和其他生存的权利。出于对法律的尊重,对城邦的热爱,自己都不应当逃走,否则就等于以个人力量毁灭雅典法律,会犯下大逆不道之罪。

苏格拉底还强调,如果法律委屈自己,自己也不应该以错误对抗错误,以怨报怨,而应当接受法律判决,无条件服从。

在苏格拉底看来,尊重和服从法律判决,既是雅典公民应尽的神圣责任与义务,同时也是衡量个人道德操守的重要标准。这一理由是苏格拉底拒绝克里同建议的最正当,最有说服力的根据。对此,克里同只好默认。

第三,苏格拉底全面考量了私自逃走可能产生的所有后果,最终选择拒绝逃走。

克里同见到苏格拉底,向他分析了逃脱的办法和归宿。克里同说,他可以出钱买通牢狱里的人;可安排苏格拉底到希腊北方城邦去生活;可以给苏格拉底一家足够的生活费。克里同甚至甘愿承担所有的后果。两位朋友之间的真诚友谊可见一般!

苏格拉底听完好友的建议后,不为所动,非常淡定而理性地分析了私下逃走可能产生的不良后果。

比如他说,如果到外邦避难,外邦政府同样会敌视他这个不尊重法律的人;城邦民众也会嘲笑和瞧不起自己。最终,他将失去做人的脸面和尊严,无法和别人继续讨论真理、公正和正义的问题,而这种平庸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苏格拉底还谈到了由于自己逃走而带给周围人的伤害,比如朋友将受到牵连,被查抄财产、受到监禁或流放;自己的学生、朋友、亲人被别人嘲笑。

关于苏格拉底儿子的抚养问题,苏格拉底对克里同说,只要是朋友,无论自己是死是活,他都相信朋友们都会帮助抚养自己的儿子,此事无需担忧。

在讨论完了所有公理和私事后,苏格拉底说明确告诉克里同:你要知道,我对自己的这番话是深信不疑,你说了也是白说。

苏格拉底最后死了,但他那掷地有声的响亮声音,始终回荡在西方思想界的上空:

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命运更好,只有神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