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能忍受了自己的老婆,也就能忍受任何人了!——苏格拉底

如果我能忍受了自己的老婆,也就能忍受任何人了!——苏格拉底

PS:婚姻其实是考验如何与他人和谐相处的第一关,夫妻是第一个相处的对方,第一个能相处,推而广之,也能与众人相处。夫妻关系锻炼了与人相处,一场预演。家庭也是锻炼与人相处的学校。

不过真的很好奇,苏老哥到底娶了个什么样的悍妇老婆,以至于喋喋不休的抱怨。

中国古代这样的悍妇也是不少,尤其是金枝玉叶的公主,谁当驸马谁知道,要不然怎么会有醉打金枝这一出呢。

宜城公主:割了和丈夫有染的侍女的耳朵鼻子,还拿刀割了丈夫的头发;

山阴公主:没成亲前便娶了三十个男面首;

太平公主:还需要说么;

永嘉公主:前后两个丈夫还面首无数;

兰陵公主:这位公主把驸马的侍女杀了,具体细节不表,最毒无过女人心的好注释;

……真真是数不胜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