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上,实践必先于理论,而身体的训练须在智力训练之先。——亚里士多德

在教育上,实践必先于理论,而身体的训练须在智力训练之先。——亚里士多德

PS:常闻,理论源于实践,理论指导实践,理论在实践中修正的说法。而亚氏似乎尤喜跟他老师柏拉图作对,仍然迷于经验论。更奇怪的是,此子居然又是 三段论 演绎法的创建者。神奇。

亚里士多德和他的老师柏拉图以及师公苏格拉底并称古希腊哲学三贤。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对世界认识的差异被拉斐尔的名画《雅典学院》表现出来:



1508年,拉斐尔离开佛罗伦萨,经布拉曼特——一位正在监造圣彼得教堂的建筑家的推荐来到罗马,开始为教皇朱理二世工作。在那里历时10年,他为教皇宫殿绘制了大量壁画,其中以梵蒂冈教皇宫内的四组壁画最为出色(壁画的总题目为《教会政府的成立和巩固》,壁画分列四室:分别以《哲学》、《神学》、《诗学》和《法学》为主题;而第一室内的《哲学》,也称《雅典学院》,又是这四幅壁画中最为杰作的。这幅巨大壁画(2.794×6.172米),是以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中心,画了五十多个大学者,不仅出色地显示了拉斐尔的肖像画才能,而且发挥了他所擅长的空间构成的技巧。他对每一个人物的所长与性格作了精心的思考,其阵容之可观,只有米开朗基罗的天顶画才可与它媲美,当时的拉斐尔只有26岁。目前该壁画保留为梵蒂冈博物馆的一部分。

这幅画的题材来自古希腊哲学家帕拉图 (Plato)在雅典所建的“帕拉图学院”,这是历史上第一所系统化的传授知识和追求纯粹学术而建立的学习、研究场所,我们今天所称的(Academy)。

帕拉图学院是一个包含哲学、数学、几何学、天文学、动植物学等多项学科的学术机构。帕拉图学院自成立那天起,就一直是希腊的学术中心,直到基督教势力达到狂热的时候才被关闭。古希腊文明的衰落很让人惋惜。曾经的雅典城是那样的繁华,苏格拉底在广场上随意拉人辩论,古希腊人在哲学思想、诗歌、建筑、科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古希腊时期不区分哲学、科学与神学,思考的目的都是为了认识大自然,了解人类生活的这个世界。研究这些问题的智者都叫作 Philosopher (哲学家),直至现在,博士学位Ph.D. 都是 Doctor of Philosophy (哲学博士)。后世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自然现象可以被科学所解释,科学、哲学与神学才慢慢分家。今日人类仍未能解释 '世界从哪里来' 和 '我们到哪里去' 这两个根本问题,所以人们至今还是向宗教去寻求这两个答案。

恢弘的画面中心面向观者迎面走来的是两位伟大的学者:
两个人似乎还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位于左侧一手指天的是帕拉图,帕拉图 右手拿着理想国的第迈欧篇 ,一手指天表示一切均源于本质的理念。右侧一手拿着伦理学,伸出右手手掌向下的是帕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似乎在说实体才是真正的存在。两个对立的手势表达了他们思想上的原则分歧。




位于帕拉图一侧左侧身穿白衣双臂交叉者是希腊马其顿王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右边身穿淡绿色长袍,侧转身与旁边四个年轻人交换意见的人物则是苏格拉底。
台阶下左侧坐在地上的书写者是数学家毕达哥拉斯,一个少年在旁边给他扶着木牌,木牌上写着的是“和谐”的数目比例图。

在西方毕达哥拉斯被认为是 “勾股定理”的发现者。事实上毕达哥拉斯也是第一个自称哲学家的人。他将希腊文Philo(爱)和sophos(智慧)组合起来创造了(PHilosophos哲学)一词,意为爱智慧。毕达哥拉斯后面那个伸着脖子头缠白巾的学者是回教学者阿维洛依,背后不远头戴桂冠,胸靠柱基站立的人是语法大师伊壁鸠鲁。在毕达哥拉斯前面站立的用手指着书中句子的学者是修辞家圣诺克里特斯。身旁身穿白色斗篷金发的年轻人是教皇的侄子乌尔宾诺公爵弗郎西斯科·德拉·罗斐尔。


躺在画面中央台阶上的人是孤寂的犬儒学派哲学家第欧根尼。这位哲学家主张除了自然需要之外,其它任何东西,包括社会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是无足轻重的,所以他平时只穿一身破烂衣服,住在一只大木箱里。坐在台阶上依箱沉思的是古希腊杰出的哲学家郝拉克里特,是西方最早提出朴素辩证法和唯物论的卓越代表。

画面右侧台阶下面弓着腰手拿圆规在一块黑板上画着几何图形的人就是数学家阿基米德。

阿基米德旁边是埃及天文学家-地心学说创始人托勒密,他头戴荣誉冠冕,身穿黄袍,手托天体模型。

托勒密的对面是大建筑家布拉曼特。画面的最右端是拉斐尔的好友著名画家索多玛。索多玛旁边头戴无檐帽,注视着观众的那个人就是;拉斐尔本尊。
帕拉图的头像以达芬奇的头像为范本,亚里士多德的头像则是以米开朗积极罗的头像为范本。
在纵深开阔的建筑大厅中,拉斐尔把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以及不同学派的著名学者全部汇聚到了一起,他们分别代表着哲学,语法,修辞,逻辑,数学,几何,音乐天文,神学等不同的学科领域;其中既有古希腊罗马的思想家,也有意大利当时的名人。这些人不是拥挤在一起,也不是平均或者凌乱的分布着,拉斐尔把他们有节奏地安排在具有深度和广度的建筑空间中,他们就如同现实中的人,毫不拘束地按照自己的意志和个性在进行活动,或行走、或比划、争论、甚至情绪激动,完全沉浸在浓厚的学术氛围和自由辩论气氛当中。所有的动作举止都相互呼应,共同组成画面上优美的旋律。《雅典学院》最终希望表现的是人类如何通过自身的理性而获得真理:这一哲学的永恒话题。

在古希腊时期,科学,哲学,神学,艺术,彼此不分家,人们分别从不同的领域用各自的方式寻找着,探究着真理。有一段时期人们认为科学既哲学。有些人分别在不同的领域都有着很深的造诣,像毕达哥拉斯,即是数学家,又是哲学家。达芬奇即是科学家,又是艺术家,帕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也是同时是科学家又是哲学家。而拉斐尔则将具有浓厚学术气氛用理性探究真理的主题用绘画的方式表达了出来。直到到了17世纪18世纪科学,哲学、艺术才慢慢分开,艺术上也出现了田园画派,乡村画派,现代派等等而彻底与哲学分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